疫情下的日本與台灣留學生

  這次COVID-19新型冠狀病毒,對世界各地都帶來嚴重的災害,而與我們台灣鄰近的日本,實際上發生了哪些變化,對於留學生們又帶來哪些影響呢?

車站變冷清?街上的店家、觀光景點都沒人?

日本政府有提供哪些應對政策?有幫到留學生嗎?

日本的現況到底是如何呢?

  這些問題,筆者將以自身在日本所見到的狀況,在下面的文章中與大家做分享。


疫情的時間軸

  日本對於這次新型冠狀病毒的防疫,以一般民眾的態度與政府的反應,大致上感覺分成了四個階段:疫情爆發初期、緊急事態時期、自肅解除後的二次爆發與現在的新生活模式。

第一階段:疫情爆發初期

– 蠻不在乎的人民與無作為的政府 –

  於2020年初,新型冠狀病毒由中國武漢開始向全世界擴散,位處於亞洲且鄰近中國的日本,當然也在最初病毒擴散的時間點內就遭受影響。1/16一位於中國反回日本的男性確診成為首宗個案後,全國感染人數就陸陸續續增加,一直持續到了四月左右。

  不過最初這個時期的日本人,卻表現出一種「完全不在乎!」的態度。大家照常親密接觸地搭乘擠滿人的電車上下班、服務業也大多維持要求店員不戴口罩、職員就算已經知道自己身體狀況不佳還是會來公司上班。因此感染人數一直在增加,完全沒有控制下來的趨勢。但平常注重整潔衛生,處處為他人著想不帶給別人麻煩的日本人,為甚麼會發生這種狀況呢?

  此時相對的我們先來看看台灣的狀況。於2003年,我們歷經了SARS風波、和平醫院封院等事件,而這次新型冠狀病毒也同樣來自與我們只隔一到海峽的中國,大家自然緊張個半死。相較於台灣,日本SARS流行當時官方的報告是0感染0死亡,政府與民間或許同樣也抱持著跟我們沒關係的想法吧。

  世界衛生組織(WHO)於剛開始也宣布只是普通的傳染病,並不需要特別採取防疫措施,或許日本政府也慣於聽信權位與組職,在最初的時間點也沒進行甚麼防疫政策。而防疫政策最初,是由疫情擴散嚴重的北海道地方政府所發出的緊急宣言,呼籲避免外出。安倍政府這時也請求中小學停課直至春假結束。不過感然人數依舊持續增加,拖到了四月多左右,中央政府這邊才認真感覺到事態不太對勁,並發出了緊急事態宣言,來到了第二個時期。

日本年初國內的感染者數推移(圖片來源:NHK News)

第二階段:緊急事態時期

– 到處空蕩蕩的日本 –

緊急事態發布後的涉谷街頭(圖片來源:產經新聞)

  什麼是緊急事態宣言呢?是指國家陷入或即將陷入危機,像是戰爭、恐攻、天災、瘟疫等,有可能會影響國家的發展存亡,此時由國家元首使出超過平常法治範圍的特別措施。而這次緊急事態宣言的內容,就是要求對象地方的行政單位,對其地區的人民,維持生活必要的場合以外禁止外出。四月初剛開始只有對埼玉、千葉、東京、神奈川、大阪、兵庫、福岡,共7個都府縣發出,為期一個月。不過病毒依然在日本全國各地間擴散,因此四月中旬開始對全國各地擴大實施。

  這段時間裡,各個娛樂場所也被要求暫停營業,各公司行號也被要求減少員工不必要的出席,改以遠端操作的方式進行會議與工作。學生的部分,各大學、國高中小學、專門學校等則都是以延後開學的方式,配合政府外出自肅要求的方針,極力減少人與人之間的接觸。

  這邊提一個日本不錯的地方是,政府這端發出的命令,雖然只是以要求的形式,並沒有強制的禁止與約束,不過民眾們卻有很高的配合度,說不出門就不出門,不會隨便在路上趴趴走。此時明顯地會發現,各種公眾場合人數都大幅減少,新聞也有統計各車站出入口的流通人數,跟過往比起來也少了七成左右。平時熱鬧的市區街上,這時也突然顯得冷清,少了通勤的上班族、外國的遊客、逛街的婆婆媽媽們,路旁的店家也鮮少營業,各地如同電影中的死城一般,荒無人煙。

  不過緊急事態宣言的這段期間,防疫的成果其實還算不錯,明顯的減少了被感染的人次,還有一個重要的效果,是讓大眾百姓意識到了這次疫情的嚴重性,出門到人多的公共場合就該帶上口罩,各商家賣場門口也備有消毒酒精,進入建築物內要先量體溫等。據新聞的報導也經常表示被感染者的比例,青壯年與老年人口佔各半,覺得自己年輕身強體壯不可能會被傳染的愚昧想法也少去了一些。

  然而自肅要求的這一個月,也嚴重地影響到了日本的經濟,幾乎各大產業都遭受重創。尤其是餐飲與旅遊業,少了龐大的觀光人潮,少了外出聚餐聚會的人們,許多業者實在是撐不下去而倒閉。可以發現學校附近一些餐館甚至少數百年老店也宣布就此停止營業,讓各地民眾為此感到惋惜。

第三階段:自肅解除

– 開放後的二度爆發 –

東京地區感染人數變化(圖片來源:NHK News)

  在歷經維持一個多月的外出自肅後,疫情逐漸回歸穩定,政府也於五月底左右,宣布解除全國各地的緊急事態宣言。百貨公司、遊樂園、卡拉OK等娛樂場所開始恢復營業,大家都對於回歸的日常生活充滿希望。(插旗⚐)

  但解除後過不了多久,疫情又再度狀況惡化。以東京都來說,原本已將每日新感染的人數控制在十人以內,自肅解除後反而變成了每天三四百人在增加,比起宣布自肅前還來得多。隨著這種前途不明朗的狀況持續延長,大家好像也都漸漸習慣並且麻痺了。時不時就會發現周圍的店家貼出有人確診暫時歇業的告示,然後隔天又一如往常的開店營業。病毒看不到也摸不到,附近哪位路人帶著病毒到處亂跑大家也無法察覺,隨時隨地突然被傳染到都不是一件奇怪的事。唯一能做的也就只有戴口罩多洗手並減少與他人接觸的機會,將自己被感染的風險降到最低。

  此階段日本政府對於受到疫情影響的民眾與商家,也祭出許多應對方案。像是對中小企業提供上限為兩百萬日圓的持續化給付金,又或是對於國內旅遊進行刺激的Go To Travel政策,提供前往觀光地區的遊客半額的金費補助。不過想說七月底疫情應該可以被控制下來的日本政府,萬萬沒想到緊急事態宣言解除後二次爆發如此嚴重擴大,到底政策的施行與否,防疫vs經濟,後續政策該如何進行都是很大的問題。

  其中這些政策對於我們留學生來說最有感的,大概就是每人十萬日元的補助吧。只要是在四月以前居住在日本的,不論何種身分都能申請。雖然以日本的平均薪資而言,十萬對一般民眾來說不是很多,但對於真正因為疫情而失去工作人們、或是少了打工機會的外國留學生,多多少少有起到一定的貼補作用。

  安倍總理也在疫情初期,向全民宣布發放每人兩枚布口罩。本來想說這是不錯的防疫方式,因為於疫情爆發剛開始時,日本各處真的是買不到口罩,所以很多人乾脆就不戴了,但是若由政府主動向全民發放,至少大家要出門的話一定有口罩可以戴。不過發放的口罩很小一枚洗了還會縮水先不說,實在是過了好一陣子才收到,沒辦法在當初最危機的時候達到效用是滿可惜的。

日本前首相安倍與安倍口罩
(圖片來源:每日新聞)

第四階段:疫情下現在的日本

– 新生活模式 –

  隨著疫情來到九月多的現在,嚴峻的狀況稍稍改進了一些,但東京都內平均每天還是有百名上下的確診個案新增。各個場所人們都配戴著口罩,鮮少交頭接耳,進行室內活動也都要定時開門開窗換氣,隨時避免著三密(密閉、密集、密接)的情況發生。處在病毒到處肆虐的情況之下,人們還是需要回歸正常的過生活,只不過一切都是建立在防疫為基礎上的新生活模式。

  這次疫情對學生生活最大的影響,大概就是上課的方式改變了。幾乎所有的課程,都改以線上講授的方式進行,有許多期待著大學新生活的大一新生,到從四月開始到現在還是維持著遠距上課,不需要到學校連所以連同學老師是高矮胖瘦都沒有見過。由於下半年度也繼續維持著線上開課的關係,聽到不少學生決定休學消息。認識一些在日本的留學生同學,所屬的課程都是網課的關係,被學校要求回國,不給讓簽證更新。同學老師之間少了平時互相認識與交流的機會,說起來疫情對於學生們學習的影響算是滿大的。

  就算未來有著這次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結束一天,也有可能再也回不到過往一樣的生活模式。大家都戴上口罩,看不見彼此的笑容、上班改以遠端會議,長時在宅工作、聚會的規模與頻率減少,人人保持安全社交距離。雖然可能會是難以熬過的艱苦日子,不過相信大家一定能在新生活中發現新的希望與展望的,期待這個世界能早日恢復平靜!


總結與推廣:

  整體來說本次日本政府應對疫情的種種措施不是很理想,除了政策的反應相對他國較慢外,缺乏過去SARS的教訓也是一大主因。此外,日本民眾在疫情初期普遍防疫觀念、意識的不佳多少也促成了目前確診人數居高不下的狀況。

  對於留學生來說,政府的十萬補貼無疑是一及時雨。然而,除了喪失打工機會造成的經濟所施外,對於遠赴他國求學的我們來說,消失近半年(或將更久)的留學體驗也許才是一不可挽回的傷害。

  因實施線上課程而遭學校拒發簽證、強制返國的案例在此次肺炎的影響下不算少數。校方的政策雖可以理解為時宜之舉,但除了學體驗外,不少學生也反應了線上教學的品質較實體課大打折扣的狀況發生。

  所謂的「オンライン授業」真的有幫助到學生嗎?留學生對線上教學的評價又是如何?此專欄的後續文章將接續位讀者們解密!有興趣的各位請千萬不要錯過!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