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姵樺專訪(2020/10)

受訪者:慶應義塾大學環境情報學系四年級(GIGA)陳姵樺(TTSA2020年度) ※以下簡稱貝瓜

採訪・撰文:TTSA小編A編 ※以下簡稱A

本次專訪關鍵字:#翻唱歌手 #日文學習經驗 #日本實習 #日本研究所

TTSA專欄連載企劃

關於陳姵樺

・綽號:貝瓜

・興趣: 唱歌、睡覺、跟朋友去吃好吃的東西

・喜歡的日本料理Top3:甜蝦生魚片、AFURI的拉麵、湘南台的義式居酒屋(食彩ガーデン)

・最喜歡&最討厭日本的地方:氣候很適合居住、講話很迂迴(貝瓜:但我知道他們只是習慣委婉一點有時候還要去猜有點麻煩)

・最喜歡的動物前三名:狗🐶、長頸鹿🦒(我以前有去新加坡的動物園餵過長頸鹿,睫毛超長舌頭超長近看很可愛)、水獺🦦(カワウソ)

・在日本假日最常做的事:唱卡拉ok(有在學長家唱過,只是感覺不太一樣)、大一大二會去江之島玩(慶應大學湘南台校區離江之島很近)

歌手經驗分享

A:什麼時候開始翻唱的呢?

貝瓜:2014年的七月開始的(國中升高中的暑假)。一開始翻唱大部分都是日文歌,那時候只有翻唱,然後上傳到niconico。

貝瓜說,她國中的時候就聽很多日文歌,尤其是VOCALOID(ボーカロイド)系列的作品。後來發現有一群叫歌い手(utaite)的人,會去翻唱VOCALOID的歌曲並發布到niconico網站上,而且不只有日本人,也有一群台灣人在做同樣的事情。

加上當時有一個叫RC的語音平台(有點類似現在的Discord),國中時期放學有空就會上RC去聽別人唱歌直播。後來她自己也開始嘗試在RC唱歌,有次受到RC朋友的鼓勵說要不要試試看錄音然後放到網路上。

貝瓜:發了第一首歌後回饋雖然沒有很好,但是還蠻開心的,後來慢慢越發越多作品。

A:所以一開始不是Youtube是在niconico?

貝瓜:對,一開始主要都是nico比較多,但後來niconico就有點變成課金制。例如部分直播都會限人數,不買會員就沒辦法聽、還會限制上傳的作品數量等等。所以後來大家都轉戰到Youtube。我高中花蠻多時間在翻唱這上面的。

A:我記得你高中有加音樂社團?

貝瓜:對,我高中有加熱音社。那時候同時擔任主唱和貝斯。我大一也是熱音社的,主要擔任主唱。

A:那可以跟我分享你的樂團生活嗎(一直很好奇)?

貝瓜:我待過兩個樂團。

前面一個是高中快畢業到大一這段時間,是個full band編制的團,五個人都是台灣人。後來因為我來日本留學,其他人都在台灣,比較沒辦法一起活動,就解散了。

現在這個樂團只有三個成員,就是我(vocal),另外兩位都是吉他手,他們兩個都會寫詞曲跟編曲,超級厲害。相較以前那團比較做cover,現在這團比較走原創。雖然三個人都是台灣人但是主要都是寫英文或日文歌。目前因為疫情主要都是線上作業。

來日心路歷程

A:那你當初為什麼會想來日本留學呢?

貝瓜:從小就滿常去日本旅遊,很喜歡日本的環境。高中的時候學校也有辦日本教育旅行,覺得他們學習的環境不錯。再加上翻唱日文歌的這件事,還有看動漫、日劇的關係,一直有在學日文。另外也跟不想待在台灣也有關吧,不想大半輩子都待在台北。

我高二的時候就有在考慮去國外留學,原本爸媽其實比較希望我去英語系的國家,我們還有去美國看學校XD但喜歡的程度跟日本真的沒有辦法比。

我爸媽主要是希望我英文變好,商量之下後來就找到三間日本的大學:秋田國際教養大學、早稻田的國際教養學部、還有慶應SFC的GIGA program,都是英文授課的。原本差一點就要去秋田了XD

關於一開始去日本會不會有語言方面的不適應,貝瓜表示,剛開始單純上課聽是還好,但是像分組討論或社團用到口說的話就會比較辛苦。分組討論的時候都是等大家講完她再講,或是根本插不上話(這邊A編感同身受QQ)

後來就乖乖上學校的日文班。也有逼自己參加社團,感覺可以邊玩邊學,後來選課也幾乎都是選日文課,就是逼自己跟日本人講話。另外還有遊戲故意買只有日文或是選日文版的也是一個學習方式XD

貝瓜:口說這部分就是實際去認識人,把自己塞進那個環境就可以了,雖然當下壓力會很大,但是日本人多半也會體諒你是外國人,講錯也不會怎麼樣。而且自己語言能力不夠好還是可以通也蠻有成就感的(?)

實習經驗分享

貝瓜:我其實沒有打過工只有實習。

A:那你是怎麼找到這份實習的?

貝瓜:其實是對方來找我的。有一天有一個人突然私訊慶應留學生會的粉專,說在徵台灣人實習生。我就把訊息貼到群組裡面,(但都沒有人理我XD)後來我發現那間公司就在學校附近,我就跟他們說我有興趣。他們隔天就叫我去見学了。當時公司的人說不妨做做看,假如不合適也可以辭掉沒有關係,看了一下工作內容我也還滿有興趣的,就在去年九月入社實習,一直做到現在。疫情之後變成遠距在家工作。

A:主要工作是什麼呢?

貝瓜:我是寫中文文章(SEO相關),有時候會接接翻譯。我猜他們主要是想了解台灣市場,也想省下翻譯的費用所以直接叫台灣人來XD

A:那你打算做到畢業嗎?

貝瓜:應該會。而且我還要念兩年研究所。其實也有在想要去其他地方試試看,但因為疫情關係想要等穩定再看看。

未來規劃

A:那為什麼你會想在日本讀研究所呢?

貝瓜:主要是我現在跟著兩個教授做研究,我的研究計畫也都跟這兩個教授的專門領域蠻相關的。目前在他們兩位的研究室待了一年左右,覺得挺合拍的。其中一個教授也有在研究所任教,就想繼續跟著同一個教授做研究。我研究所叫政策メディア,其實跟現在念的SFC GIGA program概念蠻類似的,選課的自由度很高,所以我很喜歡。

A:你們會有一個研究室嗎?

貝瓜:有,我們教授有一個研究室。不過因為我是文組,不像理組可能有些人要住在研究室XD我常聽到老師住在那邊就是了,研究室上面有床可以休息。

A:那你研究所畢業有要在日本就職嗎?

貝瓜:應該會。而且日本研究所一年級跟大三概念有點像,差不多就要開始就職,所以我明年應該就要開始找了。本來其實沒有特別想,因為感覺日本就職環境很混亂感覺很麻煩,但後來覺得既然都日本了,想挑戰看看,目前應該會想做跟實習領域有關的工作。

A:這樣你可以拿拿看永住欸。

貝瓜:也有想啊,可以試試看哈哈。

想對TTSA說的話
幹部採訪專欄到這邊也告一個段落了。雖然今年很可惜因為疫情沒辨法辦活動,希望明年一切可以好起來,也希望大家喜歡到目前為止的專欄,我們之後會繼續嘗試做新東西!

TTSA專欄連載企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