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振崴專訪(2020/07)

受訪者:高振崴 *以下簡稱B

採訪・撰文:TTSA小編A編 *以下簡稱A

本專欄關鍵字 #納豆 #日本綜藝節目 #台日情侶

TTSA專欄連載企劃

關於高振崴(Boris)

・就讀學校:明治學院大學 國際學部

・在TTSA擔任的職位:秘書

・平時興趣:去朋友家打桌遊(B:風聲,玩起來跟阿瓦隆差不多,都是陣營對抗)

・最喜歡吃的日本料理前三名:壽司(壽司郎)、納豆(加醬油)、拉麵

・拿手料理:韓式部隊鍋(トッポギ)(B:進大學後一個蠻好的韓國朋友教我的)

・日本最喜歡的地點:京都(B:我還蠻喜歡神社。像是很多紅色鳥居的那種。另外我也會蒐集御守,例如湯島神社就是學業御守,戀愛神社就是買那相關的。)

B:我還蠻喜歡納豆的。

A:真的假的?!納豆!

B:那時候宿舍食堂都會放很多在那邊可以自己拿,看到日本人都會一直攪覺得蠻好玩的就開始嘗試。所以一開始是覺得蠻好玩才開始吃的XD漸漸的就喜歡上了。

A:那個好吃的點在哪裡啊?口感?味道?

B:有點像臭豆腐那種,越臭越喜歡。ネバネバ的感覺。

看過最特殊的是會把納豆加進去味噌湯裡。我女朋友就有教我怎麼做。其實還不錯喝。

(B:圖為水戸わら納豆,我女朋友回她老家都會帶給我的土產)

留日動機及語言適應

(B:大學裡是我最好的日本朋友 )

A:你為什麼當初想來日本留學?

B:因為我很喜歡日本偶像,乃木坂46,就有去學日文。

A:你們高中有日文課嗎?

B:我那時候去地球村上課,下課想去就去很自由。

A:那你現在還喜歡乃木坂嗎?有去現場看過嗎XD

B:沒有去過,都抽不到票。我也沒有像他們那麼瘋去握手會。

問起Boris剛來日本有沒有語言不適應的情況。他覺得平時在學的都是比較正規的日文,但真正跟日本人講話時會有略語、なまり(鄉音)。他剛去日本就讀語言學校時是住跟社會人士一起的共立寮,平常偶爾會在食堂跟他們交流。也因為地點在埼玉比較偏鄉下的地方,大家口音都會比較重,剛開始會有點聽不懂。

A:那你是怎麼克服的?

B:看電視。他們不是有お笑い番組嗎,或是Youtuber自己找。

A:有推薦的嗎?

B:我比較喜歡看月曜から夜ふかし,因為那時候蠻喜歡マツコ講話的感覺。

A:那你那時候都看什麼Youtuber?

B:東海オンエア、Hikakin。只是不太喜歡他哥SeikinXD

Boris說看日本的綜藝節目比較能學到日本人自然的文法。因為他們講到比較好笑的話題就會變得很興奮,日文就會變得很快,可以適應日文的速度。主要也是之前住宿舍日本人會看綜藝節目,所以他也會跟著看。

在日打工經驗&未來規劃

A:你之前在日本有打過工嗎?

B:我最一開始有去日本郵局打過短期的工,就是11月、12月年底那種。

A:是做年賀卡那種嗎?

B:我是做宅配分類編碼那類的。年賀卡感覺是女高中生或家庭主婦在做比較多。

Boris提到像是這種日本郵局短期的工(只有四小時左右的話),平常比較不會有跟同事有交流。(A編:如果比較害怕跟日本人社交或是對日文比較沒自信的同學一開始也可以找找看這種喔!)

A:未來有想找哪方面的工作嗎?(業種)

B:Media廣告類,或是軟體IT類。

A:是寫程式那種嗎?

B:是偏向綜合職那類的。

A:這樣跟大學學的東西比較沒有關連嗎?

B:對啊,不過日本企業比較不在乎你是什麼科系出身。

Boris說他們國際學部女生比較多,所以畢業從事旅遊業、空服業的偏多。另外還有金融、運輸業等等。

台日戀愛差異

A:你跟你女朋友是怎麼認識的啊?

B:一開始是修同一堂課,漸漸的就變熟。

A:就我自己的一些日本朋友看來,我覺得他們普遍都不太愛用Line,平常好像也不太會約會,實際上有這樣的情形嗎?

B:他們Line會回很慢,可能已讀隔一個小時才回,聽說他們怕對方覺得有壓力,算是一種マナー吧。

Boris說一開始交往看到回覆比較慢會覺得比較沒有談戀愛的感覺,但後來有問她才知道這是一種日本的文化。跟他溝通以後她回信就變得很頻繁了。

(A編:這樣很棒欸(羨慕)因為國籍不一樣生長環境也不一樣,有什麼問題也更需要互相溝通、包容吧!A編鼓勵各位同學如果在日本有心儀的對象不要怕衝就是了!!(喂))

Boris還提到另外一個明顯的文化差異就是時間觀念。日本人比較不會拖到整點出現,都會提早到。

(B:推薦給明治學院大學的同學的半夜美食。晚上10點半以後會在戸塚駅附近的アピタ前出現的屋台ラーメン(立ち食い))

A:那你們平常都用日文溝通嗎?

B:對啊。到後面我也會教她中文,有點教她髒話的感覺。

有時候遊戲打一打生氣不小心髒話就飆出來(台語),她就會問是什麼意思,我就會教她。

(A:好有愛😍)你基本上想得到的都會教她。

A:那她知道那些是髒話嗎?

B:她知道。但是你也知道日文太乾淨,所以她有可能不知道髒話真正的意義,不知道罵出來會這麼強烈。可能有時候吵架的時候用日文罵髒話太沒有威力了,就會用台語罵出來。

A:那他會用嗎?

B:有啊,他後來有時候就會用。

A:你覺得日本最毒的髒話是什麼啊?

B:我覺得就是◯ね。不太會用◯カ◯ロ。

(A編:這邊用興趣的話請問我們會長紅紅副會長貝瓜XD)

如果平常遇到日文不知道怎麼表達的時候會怎麼辦呢?Boris說他會用肢體語言,半手語的感覺表達,比較不急的時候會用字典查。另外我也問Boris平常他們都會去哪裡約會,Boris跟我說他們主要都是在橫濱那一帶約會,去泡麵博物館、紅磚倉庫、中華街、百貨公司等等。他女朋友喜歡散步逛逛的感覺,所以也會去鎌倉那一帶晃晃。

A:那最後,你對TTSA有什麼想說的嗎?

B:今年疫情的關係,沒辦法認識大家,很多活動也都無法舉辦。希望下半年能順利的與大家一起舉辦活動!

TTSA專欄連載企劃